沙特王室苦苦等来开张赛季首胜让纽卡迎接阿扎尔?

纽卡斯尔联在新赛季的第16场比赛,终于获得首胜,同时也报了联赛杯首轮主场被伯恩利点球淘汰的一箭之仇。换帅后的纽卡斯尔联队如履薄冰般熬过3场不胜,终于可以在魔鬼赛程到来前喘一口气。更重要的是,这场保级关键战的胜利,将让纽卡斯尔联与选帅一样四处碰壁的引援工作,有了能说服引援目标的理由。

乔·科尔透露,今冬沙特王室计划在球市投资3亿英镑,但喜鹊军团的降级隐患严重阻碍了球队的引援进度。赛季首胜的确鼓舞人心,但在冬市开张前,喜鹊军团需要咬牙熬过地狱般的魔鬼赛程:对垒莱斯特城、利物浦、曼城、曼联、埃弗顿之后,埃迪·豪才可能迎来冬市的救兵。例如可能的阿扎尔、林加德,或者库蒂尼奥。

沙特王室收购纽卡斯尔联的过程,原本已经一波三折好事多磨。孰知完成收购后准备大展宏图换帅,却遭遇四处碰壁的尴尬。意向中的名帅们纷纷避之唯恐不及,最终只能匆忙敲定候选名单上第8顺位的本土少帅埃迪·豪。但即便是这位“备胎”,也因感染新冠病毒无法及时执教球队,官宣19天后才在伦敦的酋长球场完成了自己带队喜鹊军团的处子秀。

能在圣詹姆斯公园拿下赛季首胜殊为不易,原本上轮对另一个保级对手诺维奇就能终结不胜,可惜开场9分钟主力中卫克拉克就吃到红牌离场,少1人的球队只能接受平局。这次能在缺少克拉克的前提下绝杀伯恩利,靠的还是主力射手威尔逊。连续两场比赛进球,他为纽卡斯尔联拿到了保级进程中关键的4分。但对于志在欧冠资格甚至英超夺冠的沙特王室而言,球队实力远远不够。

刚刚过去的1个月,纽卡斯尔是英超冬市绯闻最多的绝对主角。但俱乐部遭遇的挫折并未减少,继选帅连番受挫后,前切尔西体育总监埃梅纳洛也拒绝了喜鹊军团的邀请。理由非常直白:有降级之忧的纽卡斯尔联,无法满足他的野心。在球场外,俱乐部核心高层阿曼达·斯塔维利一直希望英超联盟解除禁止沙特公司赞助纽卡斯尔联的禁令,结果却是禁令至少将持续到12月14日。鉴于英超联盟已禁止沙特王室直接向纽卡斯尔联注资,这项禁令将让喜鹊军团在冬市的可投入资金被大幅度削减。

这场难得的赛季首胜对场内场外都遭遇挫折的喜鹊军团而言,毫无疑问是及时雨。埃迪·豪至少证明了凭借现有阵容,纽卡斯尔联就有保级的能力。这将在很大程度上,打消经纪人和大牌外援们对球队可能降级的顾虑。同时,阿曼达还在积极寻找新的赞助商,主攻是北美公司。毕竟当初正是佛罗里达的女富豪卡拉·迪贝洛将沙特王室介绍给这位野心勃勃的英格兰足球界的女强人。

上周末,卡拉·迪贝洛在自己的Instagram账号晒出乘坐阿联酋航空飞机的照片,并配文:目标伦敦城,此外还有英超、足球和纽卡斯尔联队徽的表情符号。迪贝洛号称自己是北美名媛金·卡戴珊的闺蜜,曾在迪拜生活8年,与阿曼达的丈夫(金融家古杜西)也是好友。她同时还是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兼纽卡斯尔联主席鲁迈扬的好友,与沙特王室的关系甚至可以追溯到20年前。她与沙特王室资金经理加萨维的女儿阿努德是闺蜜,并藉此打开了在中东尤其是沙特的顶级人脉圈。今年初,她还成为沙特官方媒体《阿拉伯新闻》的专栏作家。迪贝洛有自己的咨询公司,并不受雇于沙特王室,毫无疑问是纽卡斯尔联寻找赞助商的最佳中介。

沙特王室一直在努力追求大牌球星,希望能在冬市带来轰动效应。主帅埃迪·豪在取得赛季首胜后,也主动谈及了俱乐部最受关注的冬窗引援:“董事会正在努力,他们求贤若渴,想要为球队带来能让球迷们疯狂的巨星。我们还身处降级区,还有很长的路,但我信任董事会,冬市一定会有所收获。”纽卡的首选是在皇马饱受伤病困扰,近期又被维尼修斯彻底取代的1.6亿先生阿扎尔。

皇马管理层已对阿扎尔彻底失望,为避免浮动转会费带来的更大损失,皇马已决定冬市将比利时巨星挂牌。而且报价低廉,2500万欧元就可以出手。皇马希望清洗阿扎尔,还包括省出每年2500万欧元的薪资开支,用于未来提供给可能入队的姆巴佩。目前,切尔西、埃弗顿和西汉姆联都已表达了明确的兴趣,但纽卡斯尔联才是交易的决定者。

阿曼达希望可以将阿扎尔带到圣詹姆斯公园,作为沙特王室献给纽卡球迷的第一份大礼。如果阿扎尔不愿加盟,纽卡斯尔联还有B方案——贝蒂斯的法国中场费基尔。虽然后者同时在与贝蒂斯谈判续约,但纽卡斯尔联的薪金报价过于诱人,可能会改变费基尔的想法。

阿扎尔的运作略显复杂,但林加德的交易纽卡斯尔志在必得,并且已经为曼联球星开出了周薪超过10万镑的4年半合同,这将让他成为喜鹊军团的顶薪球员。埃迪·豪看重的是林加德上赛季后段在西汉姆联的惊人表现,当时他出场16次交出9球5助攻的漂亮数据。本赛季他仅为曼联出场11次,射入2球,早有离队之意。林加德的合同明年夏就将到期,目前周薪只有7.5万镑。曼联管理层也希望能在冬窗脱手,至少赚取一笔收入“回血”。虽然纽卡斯尔联还有热刺和西汉姆联竞争,但在资金上显然沙特王室的优势过于明显。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